热门推荐:  陆总的小甜妻  倘若余生只爱你 

第1章 小三上门

鹿鸣 | 发布时间:2018-02-02 13:35:53 | 本章字数:2239

我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也会有被小三找上门来的一天。

偏这小三我还认识——我老公手把手带了两个月的部门实习生谢颖。

她几乎是一进门就开始落泪,抚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求我成全他们的爱情,给她腹中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。

我被她气得笑出了声来,手心捏紧,刚才得知自己老公出轨时的委屈与难过被愤怒代表。

这种厚颜无耻的女人,实在不值得我多费口舌。

于是我给林宇城打了电话:“谢颖来家里了,她说怀了你的孩子。”

电话那头的林宇城沉默了两秒,随后说出口的那句话让我对我们俩两年的婚姻彻底死心:“你有什么火等我回来冲我发,别动小颖。”

“小颖”,呵,叫得还挺亲热。

“那你可得早点回来了,否则要是我一怒之下对你的心肝宝贝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……”我冷笑着乜了谢颖一眼,她面上一僵,双手急急忙忙地护住了自己的肚子。

“姚希,你敢!”林宇城怒吼,震得我耳膜有点儿疼。

“你看我敢不敢。”我撂下句狠话就挂了电话。

这会儿谢颖也不哭了,一双眼睛警惕地瞪着我。

“我肚子里怀着的可是宇城的孩子,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,宇城绝对不会原谅你!”她的声音扬高,再不见之前柔弱的样子。

“你觉得,我会需要林宇城的原谅?”我往前走了一步,谢颖立刻仓皇地退开两三米远。

“你别过来!”她扯着嗓子冲我喊,歇斯底里的样子让我顿时失去了继续逗弄她的兴趣。

“行了,我不动你。”我坐回了沙发上,有一茬没一茬地回复着闺蜜沈彤的微信——她失恋了,我安慰她。

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,想一想都觉得可笑。

谢颖一直站在原地盯着我,动都不敢动上一下,直到开门的声音传来。

我都没有看清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她就“嗵”的一声摔到了地上。等我急急忙忙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还没迈开步子,就看到一个人影从门口迅速地跑到了她的身边。

“小颖!”林宇城将她抱起。

“宇城……”谢颖一脸痛苦地捂着肚子,在喘息的间隙艰难地吐字:“我肚子痛……孩子……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“没事的!孩子一定会没事的!”林宇城柔声安慰完她,又抬起头来怒瞪着我,咬牙切齿地骂:“姚希,我从不知道你这么狠毒!”

他的眼里是赤裸裸的恨意,脸上狰狞的表情也是我所陌生的。

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——这个男人,再也不是那个疼我、爱我的丈夫。

“我没碰过她,信不信由你。”我移开视线,重又坐回了沙发上。

我努力维持着脸上冷漠的表情,仿佛对林宇城出轨这事儿一点也不在乎。

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的心里有多么难受。

谢颖的呻吟声响起,林宇城再没有了与我算账的心情,抱着她大步地冲了出去。

我愣愣地盯着敞开的大门看了半晌,终于下定了决心,给沈彤回了两个字:“行吧。”

沈彤带我去的地方,是一家娱乐会所——通俗点说,也就是“夜总会”。

从车里下来,我看着门口那亮得刺眼的霓虹灯,忽然生出了退却的念头。

沈彤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,一把握住我的手腕,使劲地把我往里头拽。

“别怂!”她的声音很大,立刻引来了大堂里一群人的注目。

我顺着视线回望过去,蓦地看到了一张略有些熟悉的脸。

近十年的时光雕琢,让那人的五官更加立体深邃,但那斜挑的眉毛与微扬的唇角,都与从前并无二致。

——那是我初三时候的同桌,姜越。

他穿着笔挺的西装,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右手两指之间还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。蓝色的烟雾袅袅升起,让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模糊。

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但这种情形下的相遇终归十分尴尬。我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,迅速地转开了头,任由沈彤把我带进了电梯。

沈彤是公司销售部的经理,一周最多的时候能有七天陪着客户来这种地方。她应该是这家会所的常客,因为一出电梯,就有服务生亲热地叫着“彤姐”,领着我们进了一间包厢。

沈彤点了一大堆的酒,什么品种都有。

等服务生送酒进来的时候,她又拉着人家,豪气地说:“你们这儿质量最好的男人,给我们来两个!”

服务生笑得一脸暧昧,临出门前信誓旦旦地保证:“彤姐您放心,我们绝对不会亏待您这种VIP客户!”

没过多久,包厢的门再次打开,从外面进来了两个男人。

我与沈彤同时转头看去,当对上姜越那双戏谑的眸子时,我的身体在瞬间变得僵硬,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才好。

“今晚由我们俩来陪两位小姐。”姜越却仿佛没事人一样,脸上挂着自如的微笑。

沈彤并不认识姜越,也不知道我与他之间的关系。

“希希,你先挑。”她用下巴指了指站在门口的两个男人。

我低下头,避开姜越的视线,推脱道:“你挑吧,我随便。”

沈彤大约将我的不自在当成了临阵退缩,嗤笑了一声后,指着姜越身后的男人说:“就你吧。”

我的眼前一黑,差点抱着包落荒而逃——如果不是姜越贴着我坐下时顺势勾住了我的腰的话。

我对陌生男人的碰触向来排斥——尽管姜越严格来说并不属于“陌生男人”的范畴。

我试图从他的怀中脱离,但才刚挪动半米,就又被他拽了回去。

姜越将我搂得更紧了一些,手指似有若无地在我的腰间摩挲。

“这位小姐,似乎有些害羞啊。”他轻笑着揶揄我,滚烫的鼻息全都喷在了我的耳侧。

我的后背紧紧地贴着姜越的胸膛。离得这样近,我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并不明显的烟草味道。

“喝酒吗?”姜越开了一瓶离他最近的洋酒,不等我回答就已经替我倒了满满一杯。

他将酒杯端起送到我的嘴边,我愣了一下,慌忙抬手去接: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姜越勾了勾唇,没有阻止。

或许是为了壮胆,也或许是为了早点脱离此刻的窘境,我一口气将整杯酒喝光。

辛辣的口感让我忍不住呛咳出声,姜越在一旁凉凉地说:“姚小姐真是好酒量。”

分明是夸奖的话,配上他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却全然变了味。

我无力去想他究竟是什么意思,急急灌下去的这杯酒,很快就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十几分钟后,我如同烂泥一般瘫软在姜越的怀里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31号